不要和我讲道理,我疯起来连自己都打

想锁都锁不成,很想srfh

我服了,你圈真的nb

甚至不生气了,是真的厉害佩服

【毒液】小小人类(暴乱/卡尔顿)

我了解过你们的世界,人类。

卡尔顿的手指停滞在键盘前,共生体的声音回荡于脑中,如同起飞时的机体轰鸣般震耳欲聋,他皱起眉。

在思考时,人通常会使用自己的心声,一种缺乏具体形态意识和辨识标准的模糊形式,在两人链接的最初始时期,他以为这便是暴乱影响自己的方式。异星来客意图用那把嘶哑低沉的声音来搅乱他的思维逻辑,动摇他的意识,但随着相处时间的增长,卡尔顿发现到事实并非如此。

暴乱在他体内的每一个角落,渗入血液冲击薄弱的血管壁,裹着他的心脏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甜蜜的致死威胁,潜入他的回忆与意识深处,窃走他的所有秘密。因此,一切他们之间共享的关系都成为暴乱掌控他的人类的把柄,而天才对异星共生体的盲从...

[暗巷组]一曲妙音(段子)

蘑菇/真部长的日常

依然写于神奇动物1的时候,缅怀过去了


格雷维斯起初并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只是非常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直到某个音符脱节了。

“不,不。这里不该那样做。”

克雷登斯立刻收回手,徒然的钢琴断音如此听来几乎称得上凄惨,他抬头朝格雷维斯投去快速的、畏惧的一瞥,担心他糟糕的技艺为他的临时监护人带去了更多的困扰,但格雷维斯只是轻微的摇着头,指侧抵着嘴唇掩盖着一个放松的微笑,语气里同样带着温暖的笑意,“手腕再抬高一些,”他甚至热心的用原本抵在唇上的手展示了一番,随着他的动作从大衣袖口里露出一点别着银色的袖扣的袖子和一截手腕,他的手指细而长,抬腕时略微垂下,轻盈优雅的点拨着空...

[GGPG]被监禁的日常(段子)

神奇动物刚上的时候写的,如标题的一发完小段子

结果现在第二部都要出了……部长啊!(哭了


— 


“应该是收发魔法信件猫头鹰工作室。”一个声音忽然从他肩后传来。

格林德沃抬起头,感到自己脑后的一根不知名神经正在跳动。

“你漏了猫头鹰。”嫌不够似的,那个声音补充。

格林德沃试图用默念斯林哲林的院训来平息自己的怒气,但那无济于事,于是他选择干脆开了个屏蔽外界的金钟罩。

“猫头鹰是必须的。魔法信件还有飞鸽部门。”仍然,那个声音坚强的透过罩穿了进来。

格林德沃忍无可忍的把羽毛笔拍在了桌上。

“劳驾。别让我更加后悔我给予了你一定的魔法自由,格雷维斯先生。”他咬牙切齿的说,...

[笑伪]段子

昨天是个什么大喜的日子我真实惊呆

假设双监管上了正式服


 —


虚伪觉得这个靓仔有点问题。

上把他排到了欲为,俩人互相谦让半天最后虚伪用了红蝶,这把刚进去看到另外一个屠夫是歌手,他就还是没换角色,直到开始游戏也没注意看队友是谁,只是对着一片雨后春笋满地生的地面忍不住感叹了句欧洲人,然后就开始乐呵呵的追撞脸的魔术师。

双监管排位这会儿刚上不久,但游戏效果对屠夫玩家而言友善了许多,起码这个机制下两个屠夫搭配干活也比八个人类互相配合要简单,再说,屠榜前几经常能匹配到的基本互相认识,大家的态度也都是保证双主动输出,所以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没靓仔的时候打靓仔,有靓仔的...

[爱伪]段子

一个脑补爱丽和伪酱打恐怖游戏的段子

有一句说一句昨晚我是真的过年(。

ooc+bug



“嗯……差不多能去下个点了。”摸遍新房间之后Alex控制角色停在门口,用半是询问的语气说了一句,结果半天也没等到YY那头回复,他本来就有点怕生,这会儿难免觉得尴尬,但又不好意思自己一个人直接出去,只好反复切了几次视角,在门口打起陀螺转来,猜测对面虚伪是什么情况,心说不会是那个什么山洞停电跳闸了之类的。

这么琢磨的档儿他瞥了眼弹幕机,这才发现自己直播间已经被疯狂刷屏了。

报告!虚伪闭麦了!他刚才光顾着念妖魔鬼怪快退散,没听到!

啊啊对不起又给您添麻烦了爱丽!我们家主播又缩墙...

[连华青X郭得友]失之毫厘(1/?)

还剩两集大结局,给我连总打call了!!!

abo+生子,不知道写不写的到生子,但本质是个傻白甜的故事了!

ooc+bug!!!!

ooc!!!+bug!!!

***涉及21,22集的剧情剧透,从某个情节开始半au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1.


三更归梦三更后,鸡鸣犬吠五更天。

夜深不过四更天,论人事尚早,讲鬼话尤晚。

这天津卫上上下下仍是一片暗,天边鱼肚白要翻不翻,只漏丁点的光,唯有那码头工人得起早贪黑,或许已经出得家门去铺儿里看活计,而再往边儿跑,便只能见得城西杨家坟边一栋旧宅仍往外闪着一星半点的烟火气。

郭得友进去的时候,这前...

对不住大家 我现在是什么都发不出来了

图外链评论挂链都不行

就 进主页看ao3或者微博搜tag吧

lof已经使我失去梦想

[明涛]夫夫生活不和谐的100种解决办法吧(1-8;ABO)

果然被屏蔽!!!

还没来得及回复评论,就歇歇大家了!!!(尬笑)


我们走外链


+


我怕这篇是要连标题都给屏蔽

又黄又扯,很abo的那种黄,很放飞的那种扯

我爱涛涛!!!爱!涛!涛!

ooc+bug


[卯友]冤家路窄(R;一发完)

R级小段子!现代au,大学生的两位

我试试会不会被秒屏蔽

ooc+bug(土下座



郭得友一开始还半推半就,懒洋洋靠在后座看着丁卯往他腿中间挤,偶尔还故意给他添堵,抬腿拿脚底板踹人,三番两次在纯羊毛面料上蹭出一个结结实实的黑脚印,推着他肩膀拖长了音的说大少爷你怎么这么烦人啊?但他脸上的表情始终是似笑非笑,嘴角忍不住的向上翘着,车窗外面的街灯往下撒着暖黄的光,揉进他的眼睛里后变成细碎的星星点点,看上去温顺又柔软。

这时候他们其实还有没确定关系,但丁卯看着郭得友这个模样,觉得自己胸口满的发涨生疼,真的没办法再忍下去了。

抬脚彭的一声勾上车门,长胳膊长腿直接就往上摸去,他个...

[卯友]小海镇(现代au;一发完)

鸡血上脑!黄的部分我们走链接

ooc+bug都是我的!土下座


-


这小海镇是旅游城市不假,但俗话说这人呐,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据说过去有某朝皇帝喜欢搞什么微服私访,途径此镇,发现这个地方地虽小,但胜在风景秀丽,民风淳朴,当下大喜,于是这一待就是大半个月,还兴人在码头附近建了一座避暑大宅,恨不得搬京来定居久住,但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他也不能太任性,末了实在安排不过来行程要继续巡防去了,才恋恋不舍在走前替小镇取了名,单一字海。

这时日变迁,眨眼又到了明末清初时,海镇被当时一个领事馆的大使看中,觉得这地方是个很有潜力的聚宝盆,于是仔细一琢磨,就把...

[卯友]小段子(一发完)

 **有点点12集的剧透

看了12集还是忍不住了!!现哥哥!啊!!

ooc+bug都是我的(土下座)



丁卯再醒的时候窗外天色已经暗了,房内让人拉了灯,暗的看不清墙上挂钟的时间,他迷迷瞪瞪的眨了眨眼,下意识动了下腿,牵连到身子后小腹立刻传来一阵钝痛,乍一下疼的他额头都冒了层冷汗,喉咙里便含糊的闷哼了一声。

他这一动静,床边原本趴着眯觉的人就忽然抬起了头,咳嗽两声后起身上来拍了拍他还在动的手,嘴里没什么分量的轻骂了一句,“瞎起什么劲儿啊你,想把二爷我给你好不容易缝上的肚子再崩开一回?”

一听这味道熟悉的挤兑话,丁卯本来还想挣的手就放了下来,抬起眼皮瞥过去一...

[Burnt]The Way You Call It(Adam/Tony;一发完)

顶风作案年末存档!


——


托尼有很多种叫他的方式。

最多的当然是“亚当”,出现频率仅此其后的则是“混账”,“主厨”和法语以及西语中“混账”的各种同义词。

亚当甚至对此有所研究,这些称呼出现的场合各不相同,而他发现自己正在逐渐变得愈发热衷于探究其间的特点。

“主厨”是最简单的,显然属于厨房,有时候也适用餐饮界的特殊场合,比如采访或者晚宴,各别时候托尼还会在介绍他的时候称他为“亚当·琼斯先生”,而那总会让亚当想要大笑出声。

“混账”适用的地点则要广泛很多,亚当在很多时候都听过或被告知过自己是个混蛋,如果他再无动于衷一些的话,他已经像是带徽章一样对此引以为豪了,不过...

抄袭不就该骂吗??怎么这么多事??

[阴阳师/酒茨]罪孽深重之人(R;一发完)

为了ssr出卖灵魂

我就想和有茨木的玩家做朋友,我每天什么都不想,就念着他(少女的祈祷) 



平日里,酒吞童子躲避茨木如同冬花避春雨,总做的仿佛见到茨木于他是最糟糕透顶最倒霉的事。

即便不说出来,明眼人都知道这于茨木童子而言是一大痛处。

他尚记得二人成为朋友的契机,却不知道又是从何时起两人变成了这样疏远漠然的关系,似乎是从那女人的出现后才变质的友谊,但仔细一想又必须不情愿的承认或许远早于那之前。他所擅长之事皆立于沙场,观色读心从来不是他的强项,所以实在不知道自己又或酒吞做了什么才会使一份情谊堕落至此。

鬼魅精怪不讲究春花夏蝉,但他思念过去同酒吞一道在月下林中,把...

[SunPark]告白气球(4)

4.


他们琢磨了一下时间安排,觉得也快到饭点的时候了,于是商量着玩完最后一个项目就去吃饭,助理哥对澳洲相对更加熟悉,所以已经提前订好了BBQ的地点。

问题就在这最后一个项目玩什么。

两位助理都表示不太想再把选择权交给自家选手们,于是商量着决定选一个没什么危险系数又比较有游乐园特色的。

“旋转木马还是鬼屋?”助理哥故意用韩语问。

“如果哥不是前辈我就想打你了。”朴泰桓板着脸回答。

能听懂一点韩语的中国助理已经笑的喘不上气,孙杨在旁边一个劲问他怎么回事说什么了。

闹腾一番后,几个人零零散散表示就鬼屋了,四个成年男性来游乐园已经是挑战极限,旋转木马和摩天轮这种就还是算了,比较讨喜的...

[SunPark]告白气球(3)

3.


孙杨觉得自己今天实在赚的太大,未来三年的运道估计都在今天给耗光了。

他把玫瑰花束和气球抓的更紧,忍不住侧头看向正抱着个鲨鱼玩偶在和自己排队过山车的那位,澳洲过烈的阳光在投掷在朴泰桓的脸上,刺的他低垂眼睛又拿手遮着,他今天穿的还是黑色,这会儿热的一个劲扒额头上的刘海,但是再往下就能看到他的嘴角是个弧度很明显的笑容。

看起来心情也不错嘛,还没见过他笑的这么轻松的样子啊。孙杨没忍住的也乐了,一边笑一边随手把自己的墨镜摘了驾到对方鼻梁上,又替他把鲨鱼接了过来。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还能更高兴,偏偏今天的进度还在反复挑战他的开心值最高额度。

这么大个澳洲能在小小一家花店偶遇不说,还成...

[SunPark]告白气球(2)

2.


说实在话,朴泰桓发自内心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最后还真去了游乐园。

他们都各自开了车,最后商量一下后便只开了助理哥的,十五分钟车程后到站,是个设备挺齐全的游乐场,公园入口处是一排很惹小女孩喜欢的一人高的七彩小马,人流似乎不算很多,有几个穿着布偶服的工作人员在卖气球玩偶和泡泡枪,伸长脖子可以看见园内树顶上露出半个摩天轮和过山车的形状。

其实是感觉不错的地方,但是自己这边明明是四个平均年龄超过二十五的男性啊!最初在花店偶遇先不说,然后还一起来了这种充满小孩子和情侣的地方,眼看孙杨和他的助理小哥已经自告奋勇的去买票了,朴泰桓还赖在大门入口的粉红小马边上,心里千百万个不情愿,支着腰冲自家拉...

[SunPark]告白气球(1)

ooc+bug



1.


要说朴泰桓最没想到会在花店这种地方碰到谁,孙杨选手是排不进前三的。

那是因为一开始他就被自己的大脑自动排除在了榜外,游泳池或者媒体访谈时例外,但是谁会没事在花店这种地方想到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啊。

于是难得的休息日,他和助理出门溜达到了花店门口,互相打着趣说要买束花回去给教练作为情人节礼物,没想到刚推开玻璃门,头顶的摇铃都只响了清脆的一声,他就看到一个在欧美人里也海拔明显的人站在结账口,拽着一根情人节限定的告白气球不肯撒手,和旁边的人撒娇似的说着什么。

朴泰桓愣住了,有点不可置信。

倒是身边的助理哥反应过来,呀一声,然后瞪大眼睛转过来猛摇自己的...

1 / 5

© 冷如干 | Powered by LOFTER